汝嫣玖漓♡

一条文画双渣的咸鱼
求扩列

【也青】一起长生吧

  ◆◇小道士也×老狐狸青
  ◆◇ooc严重预警
  ◆◇并不知道算糖算刀,那就糖刀子了
  ◆◇行走的黑历史,炸到没眼看,因为获得了新脑洞于是匆忙结尾[。]
        ◆◇假装是个六一贺文

  “王也。我等了你一千年了。转世居然要这么久。”
  “不过我总算是等到了。”那个青年一身白衣,肩上披着一件藏青的纱衣,轻轻一动就有玉石的玎铃声。青蓝的头发披散在背上。“这次,一定要,留下你。”他微眯的眼睛望着武当山门边的那个小道士。
  
  “半不邋遢小道名也~
  胸无大志爱咧咧~
  少来打听那有的……”
  “王也!老夫让你念经,谁让你哼歌了!”云龙道长看着假惺惺盘着腿的王也。
  “诶呦,师父您啥时候来的?我……我去采药!”王也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好,一溜烟往山下冲去。
  “真是个孽徒啊……”:
  
  王也摇摇晃晃走在山下的老街里。
  “王道长又下山采药啊?”一个躺在摇椅上的老爷子笑眯眯地对他说。
  “是啊,您知道哪有好药不?”王也和老爷子也算是熟人了。谁让他老是采药遁,采完药就到老爷子这里喝茶。
  “知道但是知道,可王道长你这个月都快要全勤了吧?那些好药可都快没了。”
  “您也甭笑话我,我师父有多严厉您又不是不知道,以我这种性子,打死也完不成任务。您就说吧,药在哪,我在分您一半,怎么样,够意思吧?”
  “王道长,这就折煞老头子我了。我可不是这意思。这次的药啊,有点邪门。听他们去采药的人说,到了那,莫名奇妙就自己回来了,连药的影子都没见着。传说啊,是有狐妖作祟,人家看上了,不让摘喽。”
  “嚯,那还真有点意思哈。”
  “可不是!道长你的茶就在那,老头子我就不送啦。”
  王也摘下腰间的酒葫芦,把老头给他备好的茶倒进去,往嘴里灌了一口,“好茶啊今天。我走了。”
  
  王也溜溜达达走在山上,跟老大爷散步一模一样。
  “我咋觉得起雾了?有点邪乎。”王也挠了挠本来梳的就不整齐的头发,“要不先睡一觉?早睡晚睡都是睡。”说着就找棵树躺下了。
  不远处,一道人影轻轻倚在树边,“又是来采药的?怎么和别人不太一样?”头上一对狐狸耳朵抖了一抖,拢了拢披着的外衣。“睡着了?去看看。”
  再从树后出来的,却是一只雪白的小狐狸,耳朵尖和尾巴尖上各有一簇青蓝色的毛。
  它悄悄走近那个刚躺下就睡着了的小道士,虽然衣服头发都乱七八糟的,和它雪白的毛一点都不一样,但这张脸却好看得很。
  这人怎么这么喜欢睡觉啊?这个点,不应该刚起床没多久吗?难道他睡觉的时候更容易聚集天地灵气?以我千年的阅历来看,不是没有可能。那我是不是可以……蹭蹭他的灵气?
  小狐狸悄悄挪到小道士摊开的臂弯里。本来已经做好了“这么邋遢的人一定干净不了”的准备,却没想到他真的仅仅是乱而已。
  不对啊,怎么没有灵气啊?难道不够近?
  小狐狸嘴里发出一点点轻微的磨牙声,拼了!
  小巧的爪子搭到王也唯一趴的住的肚子上,轻巧跃了上去。
  什么东西!好沉!王也瞬间从睡梦中惊醒。
  “呔!何方妖孽!为啥趴我身上!”
  小狐狸压根没想到他居然会醒,吓得一哆嗦,一不小心化为了人形。
  王也看着身上这只狐狸被自己硬生生吓出了人形,也愣住了,“你……你还真是个妖孽!”
  “啊?”狐狸低头,直勾勾盯着他……大概是盯着吧,眯眯的狐狸眼,谁知道在不在盯着。
  这两个似乎一样的粗神经,完全没注意到此时的姿势有多暧昧。狐狸骑在王也腰上,王也曲起的腿正好从他双腿间穿过,他的胳膊撑在王也身体两侧,也就差那么一个手指头的距离就贴到一起了。之前拢紧的外衣此时已经滑下肩头。一条蓬松的大尾巴高高竖起,尾巴尖上有一簇青蓝的毛。
  王也自小就在武当山上修行,从来没有人会离他这么近。
  “我说小狐狸啊,你看不出来我是个道士吗,还往我这钻?”王也看着眼前这只,果然是只狐狸精啊,有点好看。
  狐狸的眼睛眯起一个美妙的弧度,我怎么觉得他有点眼熟,“你一个刚修行二十年的小道士,能拿我怎样?”他的脸又往前凑了凑,悄悄运起奇门显像心法。是他,活的!
  有点近……王也看着眼前眯起的眸子中隐约闪烁着醉人的光芒。“你不也是只小狐狸。哎,再靠近小心我咬你啊。”他声音似乎沙哑了一点,这狐狸声音也有点好听啊。
  “小道士,我可已经活了一千多岁了。”还想咬我?我还没咬你呢,突然起来吓我一跳。想着就又靠近了一点,一口咬下去。
  “……!№Š&#%^!”王也手忙脚乱。不是,说好了活了一千多岁呢,知不知道这咬得是哪!可能狐狸精天生带着一种魅惑的技能,王也在心中念叨了几遍《清静经》,压下突如其来的一阵欲望,把狐狸从身上推开,“我说,你咬我干嘛?还咬我嘴……真是……”
  “明明是你想咬我的啊,我只是先下手为强。”舔了舔唇角沾上的血,他的眼睛笑得更弯了。
  “得,我算是怕了你了。狐狸啊,既然你是狐狸,知不知道那株药在哪?”
  “别再叫我狐狸了,作为一个修出人形的妖怪,是有名字的,我叫诸葛青,你呢,小道士?”
  “王也。别打岔,药在哪?”王也扯了扯唇角,这狐狸。然后眼看着面前这张脸变得委屈巴巴的。不是我就摘个药,你委屈啥。
  “那药是我的血养的,和我性命相连,吃了的话,我不死,吃的人就不会死,不给你。”诸葛青翻身,离开了王也的身体。他好像不记得我了。那他还是他吗?
  “哎呦,坏了。今天是采不到药回去了,师父又得说我了。得了,小狐……诸葛青,我就回去了。”说着就拎起边上的药篓。
  诶,走了?!诸葛青狭长的狐狸眸子都睁开了一条缝,扭头看着他。
  王也注意到这件事,唇角扯出一个弧度:“你不会还想跟我回去吧?虽然我们山上不禁荤腥,但养只狐狸精,你说三清祖师会不会打我?”掏出药篓里的葫芦,喝了一口,咂了咂嘴。
  诸葛青真的很想说你想多了。自己在这边又不是吃不到肉,还可以玩玩想摘他药的人,何苦上山过苦日子去。所以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变回狐狸钻进他药篓的?……是爱!呸呸呸,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肉麻了。
  “你喝的什么?”诸葛青扒着药篓沿,向前探头。
  “尝尝?”王也蹲下身,将葫芦嘴凑到他嘴边。
  “……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还是狐狸?”说着又变为人形,从药篓里站了起来,身上传出一点玉器相碰的声音。
  王也这才彻底看清他身上的衣服,果然是只狐狸精啊。藏青的外衣就轻轻搭在肩上,里面那件白衣也不知是款式问题还是就没好好穿,领口微微敞开,露出莹白的肌肤。下摆裂开一条缝隙,想来走路的时候腿是一定会露出来的。一些小巧的玉铃铛缀在腰间,发出细微的玎铃声。那些铃铛的声音,有点耳熟。
  诸葛青拿过他的葫芦,也不顾忌,就对嘴喝了。那想刚一入口,诸葛青顿觉不对,一口茶水呛了出来,脸上憋出一抹红晕。不是,我没瞎啊,这是酒葫芦啊?他在咳嗽的空当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葫芦。
  “……”王也看着那口茶水顺着他修长的脖颈流到胸口,这才反应过来,“诶,我说你慢点。好歹也是一千年的老狐狸了,怎么茶水都喝不了?”
  我哪有喝不了茶!“这不是个酒葫芦吗?我以为是酒的。”
  “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,都是装喝的的,有啥不一样。”
  武侯家的狐狸怎么可能孤陋寡闻!诸葛青心中郁闷。他这些年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才让这人变成这样了。
  “那你再来一口?”王也看着诸葛青脸上的红晕迟迟不退,以为他是还想尝尝却羞于对他说,就主动问了出来。
  这要让诸葛青知道恐怕又是一口茶水喷出来。
  他抬手又把葫芦送到嘴边,浓厚的茶香味蔓延到鼻尖,好闻得让他抖了抖耳朵。茶水因为放的久了些,已经微凉了,可那味道却更加让他难以忘怀。“好喝,你沏的?”
  “不是,在一个老大爷那蹭的。那个,老青啊,你再变回狐狸呗,这样太惹眼了。”王也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他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。
  老……青?好吧好像没什么问题。诸葛青想起当年还在武侯家当宠物的日子,人们都叫他阿青,小青,青青的。就算是损友式称呼,也不过是叫他诸葛狐狸。“你这么叫还真是别扭。”说着又变回狐狸,缩进药篓里。
  “你事还真多。那我叫你青好了。”
  哦对,青。他都快忘了当年他就是这样叫自己的。“好啊。”
  
  王也走路很是稳重,就算山路崎岖不平,也不紧不慢,让人很是舒服,尤其是对于被他背着诸葛青来说。一颠一颠一颠,诸葛青把自己盘成一个圈,居然就睡着了。
  “哎,狐狸,到地儿了,起来了,听到没,青?”
  诸葛青感觉有只手捏上了自己的后颈。他好像触电一样抖了一下,坐了起来。“听到了,听到了,快松手。”
  “我的小祖宗,你可别说话,这可是在山上。我师父要想收你,我可拦不住。”
  “我又没为祸一方,他收我干嘛?”
  王也一想,也是,之前那些被扔出来的采药人,没一个受伤的。
  “也是……那你就在这呆着?我去跟我师父说一声,免得你被当成外面的动物赶出去。”
  “好啊。”正好自己去看看那个……大概是他的太师爷吧,叫周蒙来着?
  
  诸葛青依着记忆找到了当年那个小道士的屋子。打开门,果然一个老道坐在那里。“周蒙,还记得我不?”
  “诸葛家的,死狐狸。”那老道似乎看了他一眼,“山里待不下去了?”
  “那倒不是。我看上你山上一人,让他跟着我呗。”
  “不得了,我武当山上还有您老能看上的人?谁啊,说来我听听。”
  “王也。”
  “哦,小也子啊,还以为是谁呢。行啊,本来不就是你托我帮你看着的吗?要不是你这十几年不出现,早就让你领走了。”
  “既然你同意,那我就回去了。”诸葛青随手拢了拢外衣。
  “不送。”
  他挥了挥手,一步踏出,变为狐狸,光明正大地从来路走回去。
  
  “诶呦,太师爷您叫我?”王也直接推门进去了。
  “喔,小也子来了。太师爷问你,你是不是捡了只狐狸啊?”周蒙笑眯眯地对他说。
  “太师爷您真是料事如神啊。”
  “少来,你师父跟我说了。既然你带回来了,就好好养着吧,少做点功课也没事,多陪着他,省的让他闹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  “得嘞!那弟子就回去了。”
  “快走快走。”看着王也回身把门关上,心里还是想不通这王也瞅着邋里邋遢的,有什么能让诸葛家那位上心的。
  
  “我回来喽。”王也推开门,大咧咧地走进去。却看见诸葛青在他屋里翻箱倒柜。
  “我说,也哥,你是不是只有你身上那件道袍是干净的。”诸葛青蹙着眉把手里那件扔到床上。
  “可能是吧。怎么,你想穿我衣服?”
  “难道你要我在武当穿成这样?不被收了都奇怪好不好!”
  王也愣了一下,眼前的人这么一看,确实有点狐狸精的样子。不过,“你耳朵呢?”那对雪白的耳朵,还有点青蓝的颜色。
  “我那次是被你吓出来的人形,没变好也正常嘛……”
  “其实那时候挺好看的……”王也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。
  诸葛青闻言,耳朵尖一下就红透了,脸上还是莹白如玉,那紧抿着的唇角抑制不住地上扬。他还是这样,从不嫌弃自己身上明明不该有的蓝毛。
  “王也。”诸葛青轻轻叫了他一声。明明是没有任何亲昵意味的全名,但王也却好像听到了隔世的呼唤。好像很久之前,也有人这样叫过他,尤其是那微微上扬的尾音,熟悉极了。
  “你,见没见过我。采药之前。”
  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不对,不对。这种违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。
  “没事没事,我出去转转。”诸葛青的唇角扬起,好像刚刚那话不是他问的一样,转身就消失在了门口。
  “……”王也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说。在他看来,这只狐狸就像风一样,倏忽一下就刮到他怀里,现在走得也是风轻云淡。真是麻烦。
  诸葛青并没有走开。他毫不顾及身上的白衣,就窝在王也的窗户下面。
  王也。王也。
  这是他的恋人啊。一千年前因为一株药草,让他们相识相恋。可是,人妖殊途。纵然王也修为绝世,也难逃身死道消的结局。
  他说他给自己算过,转世之后还会在武当修道。于是诸葛青就在武当山上等了一千年。当年那株药草,被他用心头血灌溉,也有了一丝灵智,可以说是夺天地造化。据诸葛青推算,这株药,已经与他性命相通,服食的人也会与他性命相通。
  这样,就可以留下他了吧?诸葛青在药草成形后无数次这样想着。
  现在,自己终于等到他了。却告诉我,他不记得自己,一点点都不记得。不仅是他不记得自己,他在自己脑中印象似乎也已经模糊了。
  诸葛青试图占卜该怎样才能让他们再次走到一起。
  结果,在答案面前,他简直就像一片蛋壳,脆弱,而且渺小。如果触碰,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  “你在玩我吗?!”
  诸葛青缩成一团,一点都没注意到王也什么时候出来了,并且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  王也轻悄悄走到他跟前,蹲下,“我说l…青,你在这干嘛。”说着,手就搭到诸葛青头上。
  诸葛青猛地抬起头,望着他,“王也……”
  这是王也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。那狭长的眸子中还氤氲着水气。“都一千多岁的狐狸了,还有谁能让你受委屈?跟我说说,我帮你报仇去。”
  “你。只有你。”
  这回轮到王也哑口无言了。
  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  故事的主角是少年A和一个小妖精。他们因为一株药大打出手。少年A是武当山的小道士,小妖精是武侯家养的白狐狸。小道士不过双十的年纪,而小妖精虽然已经三百岁了,心智却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。可能是不打不相识,后来他们就混到了一起,小妖精因为折算的年纪更小,而且身上有一些青蓝的毛,就一直被少年A当成小蓝孩宠着。每次小妖精不小心闯祸的时候,少年A都会把他搂到怀里,揉乱他的蓝发,并且说他是“长不大的小蓝孩儿”。精怪有灵,其难矣哉,是故上苍怜之,可长生矣。人之有灵,得道其易,是故长生无望,以佑苍生。所以少年A逃不开轮回这条路。只剩下狐狸,还是那个小蓝孩的模样,独自守着武当山,等他回来。故事讲到这里就停止了。
  王也静静听着。其实这个故事,他熟得很。他无数次梦到过这件事,只是每当梦醒,人物的面孔都会变为虚无,无法得知。他虽然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少女,不会幻想出一堆梦中情人什么的,可他是个道士,他相信这个梦一定与自己有什么联系。
  他不傻,想起之前诸葛青问他的话,已经猜到他就是少年A,而诸葛青就是白狐狸。他其实不拒绝这件事,因为这只狐狸趴在他身上的时候,要不是心中疯狂循环了几遍《清静经》,可能早就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  诸葛青看向他,眸子又眯了起来,“我知道,你一定猜到了。”
  王也不喜欢他这个表情,好像透过他在看那个少年A一样。
  “老青啊,我还是喜欢这样叫你,我承认,我不仅猜到了,这个故事,我也熟悉得很。可你要知道,我可能不是你等的那位了。”
  诸葛青是什么人,一千多岁的老狐狸,怎么会听不出他想说什么,“王也,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。就像你叫我老青一样,我觉得叫这样的你,老王可能更合适。”他扬起唇角,眼眸弯弯,活脱脱的狐狸样子,还是吃到糖的那种。
  王也伸手捏了捏他带着点婴儿肥的脸,果然是得长生的狐狸,这脸蛋,手感都不一样。
  诸葛青一脸嫌弃地把王也的爪子从自己脸上挪开,走了一千年的轮回路,这都染上了什么破毛病。
  “老王,带你去我家。”
  
  什么人啊,把我拽到这深山野岭的地方居然就溜了。王也忍不住吐槽,攀上一根大树杈,靠在上面闭目养神。
  耳中衣料划过枝叶的声音逐渐清晰,王也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一道雪白的身影飞快移动。王也能看出他的唇似乎比刚刚更红了一点。
  不对啊,这架势。
  诸葛青足尖一点,跳上他所在的树杈,冲着他就扑了过来。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姿势。
  “老青啊……唔!”王也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自己的嘴被一片更加柔软的唇堵住了。有一些腥甜的液体被渡进自己口中。出于震惊,王也不自觉地就咽了下去。“???老青你给我吃啥了?”
  “不就是那株成精的草。居然还不想让你吃,害得我非得这样喂给你。”诸葛青嘴上嫌弃,但那双弯成月牙的狐狸眸,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其实超级享受。
  “我说,你就这么给我了?都不带考虑考虑的?”
  “考虑什么?我都为你养了一千年了,你不要也不行。”不管你变了多少,你终究是少年A,而我,也终究是你的小蓝孩。而且这个少年A还挺有意思的。
  “行吧行吧,事已至此……”
  “你就是我的人了!”微微上扬的尾音流出无尽的得意。
  “……?”王也没想到他会截断自己的话。
  “是是是,是你的人了。”但还是利索地接上。王也似乎看到诸葛青身后的尾巴翘到了天上,那一头青蓝的头发,好像也都向上扬着。
  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小蓝孩儿。
  王也笑了。手伸到诸葛青头上,那柔软的发丝摸起来就和他的狐狸毛一样舒服。“老青,我有没有说过,我喜欢你。”
  “哪种喜欢?”诸葛青眯起的眸子悄咪咪睁开了一条缝。
  “想把你宠成小蓝孩儿的那种喜欢。”
  什么啊!这算哪门子喜欢!诸葛青绝望地抬起头,却看到王也一脸的戏谑神色。
  “还想上你的那种喜欢。”王也看着身上这只老狐狸羞得连身体都泛着粉红色,眨巴眨巴眼睛,飞快地把脸埋进自己怀里。
  丢死人了,白活了一千年,怕不是都修到老王身上去了。到底谁才是老狐狸啊喂。诸葛青如是想。
  “老青啊,现在想想,以前的我还真是慧眼如炬,才能这么清晰的认清你的本质。”王也的声音中带着笑意,“你不管活多久,都是小蓝孩儿一个。”
  
  后来武当山上的人再也没见过这个叫王也的小道士。只有每任掌门知晓,自家后山上有一对恋人,他们不老不死,也从不现世。
  只是不知出了什么差错,狐仙夫妇的传说忽然就在武当山附近传开了。甚至有人在山脚下修了座庙,祈求狐仙夫妇许他一段美满姻缘。可能真是狐仙显灵,这庙前一棵连理树长青不败。
  世人却不知在无人的深夜,总会有一个蓝发的青年拽着一个哈欠连天的道士模样的青年来浇水。
  “我说老青,你这是打算再养一棵成精的树吗?”

评论(3)

热度(42)